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!

午夜陰差散文

散文 時間:2018-10-19 我要投稿
【www.71164525.com - 散文】

  失眠睡擾我,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,晚上到一兩點才能入睡,早上又在7點左右就會醒,白天在一段時間會特別困,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以前白天還喝點茶,現在都改喝白開水了,更別說咖啡等興奮性飲品。但是我又不想借助藥物來改善它。我想過一陣子就會恢復過來的。

  開心地周末總是過得會比其它時間要快,感覺睡覺起床吃飯上網吃飯上網睡覺一天就過了,今天星期天也是這樣一飄就過了,下午心情不錯,就想弄點平時沒做過的東西嘗嘗,所以,買茄子瘦肉的同時,買了蘿卜干和雞蛋,后面那個菜是以前在深圳一個汕頭的朋友做過的,吃過一次,感覺很好,于是就學著做做。晚餐與以前不同的菜害得我多吃了一些飯。當然,第一次自己做蘿卜干雞蛋餅,也吃得挺多的。

  因為蘿卜干鹽多,所以,晚上就喝了挺多水的。上網到11點,考慮到明天周一要上班,而且計劃拜訪的客戶比較多,要早起,就跑去沖涼了。(有時候人會在特定的時候會有莫名的驚悸,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過這種經歷)沖到一半,突然想起了前些天看到的客廳的那個影子。本來這個時候用溫水就剛好了,可是想到“她”的時候,雖然身上灑著熱水,去仍有一層雞皮疙瘩。用最快的速度沖掉全身的泡沫,同時祈禱客廳里千萬不要又有什么。

  我用手輕輕擰開洗手間的門,透過門縫,我看到……

  客廳的沙發上除了我的文件包,什么也沒有。我松了口氣,然后對著洗手間鏡子里的自己叫了一聲“膽小鬼”。

  在客廳看了會報紙,頭發和身上的水汽差不多干了,我就熄了燈跑回房間睡覺了。睡前看了一下手機11點36分。

  大約10分鐘過去了,突然聽到樓上咚地一聲響,好像什么重物掉在地板上。

  大約又過了10分鐘,我發現一個可怕的問題-----我的大腦完全清醒,這意味著我又可能會失眠了。

  我仍努力著,閉上眼睛開始數數“一顆種植體,兩顆種植體,三顆種植體……五百零八顆種植體”天啦,地呀,我實在數不去了,可能數到五千零八顆我還是清醒的呀。

  這個時候問題又隨之出現了-----數了這么多數,加之晚餐的咸蘿卜干雞蛋餅,感覺口很渴,而且有點苦。于是起床倒水喝,按了半天,飲水機沒有水出來,怎么回事??我一邊納悶,一邊打開燈,發現,原來桶里面沒有水了。暈死!!想到樓下的7-ELEVEN營業到凌晨4點多,于是就去找被我扔在一個盒子里的那個便利店的外賣單,結果翻了一個遍也沒找見,沒辦法,我只好穿上衣褲下樓去。

  出門時邊走邊想喝什么好,對了,因為口渴口苦,可以喝一點我平時比較忌諱的可樂(特別渴的時候我一般還是會選擇它的)。突然感覺有點不對勁兒,電梯好像一直沒有動,這時我才想起來,原來進了電梯一直在想喝什么好,忘了按“1”這個按鈕。到了便利店,我拿了一瓶最凍的,還沒買單就迫不急待地打開爽了一口。買完單,我隨意看了一下小票,時間是12點47分。

  走出店門,挺爽的,平時沒感覺到,原來口渴的時候有水喝也是一件幸福的事啊,哈哈。

  滴卡,開門,按電梯,習慣的動作,很連貫。平時電梯門口的燈都是亮著的,今晚好像只有一盞,而且還小幅度地一閃一閃地。我也沒在意,走進電梯,斜靠著電梯的鏡子那一面,邊喝水邊看另兩邊好像是新換的廣告畫。就在電梯的門要關上的一剎那,兩個人鬼影一般閃了進來。其中一個按了一下頂樓的按鈕之后,兩個人就在電梯門口一邊一個站著,互相也不說話。我很自然地打量著他們兩個,發現他們兩個長得差不多,都是瘦高體型,臉瘦長瘦長的,不好意思一直盯著他們看,所以,沒有注意看他們眼睛。但又發現,他們的臉格外的蒼白,難道是白熾燈的原因??我看他們兩個都是這樣,就想看看自己是不是也這樣,于是,我回頭照了一下鏡子。

  那一剎那,我發誓,如果能預感,我寧愿喝生水也不去買可樂,如果能預感,就算扭我的脖子我也堅持不回頭,但是,我忘了洗手間那幾秒鐘的莫名驚悸,也沒有更多的預感,有的,只是喝上冰凍可樂的快感。所以,我下樓了,所以,我進了電梯,所以,我回頭照了鏡子。

  那一刻,我感覺腦子轟地一下,一股熱血沖了進去,毛發根根直豎,手腳冰涼,大約在4秒鐘后,另外一種感覺又出來了,大腿的肌肉在跳動,我的整個人隨著它們一起跳動著。從發叢滲透出來的汗順著額頭滾落到我的眼角,我沒有用手去擦,因為那一刻,手腳早就不聽使喚了。僵在那里的我,在這種時候居然用模糊的意識想到了《狼圖騰》里的一句話,“人死了,魂就會飛到騰格里那里”,我的魂會不會飛到那里去呀?

  鏡子里,只有我一個人的影子,他們兩個竟然沒有影子??我對著鏡子,不敢回頭(換了是你,你敢回頭嗎?)

  過了好久,我覺得電梯好像沒有動,而且一直這樣對著鏡子也不是辦法,就硬著頭皮斜著眼睛瞟了一眼后面,天啦,后面和鏡子里一樣也是什么都沒有,我緩緩轉過頭,生怕像電影里一樣,突然在頭頂上面倒懸著一顆血淋淋的人頭或者手哇,腳哇什么的。還好,電梯里,除了我,那兩個瘦瘦高高的“人”已經不見了,他們是怎么出去的?什么時候出去的?完全不得而知。回過神兒,發現電梯還停在頂樓,我伸出還有一些顫抖地手按了一下17,電梯緩緩啟動,向下沉著,我的心跟著往下掉,也在祈禱著,呆會開門時,不要又有什么站在我面前吧。

  “轟……”門開了。

  外面黑乎乎的,走廊的燈是熄著的,我大聲地咳了一下,燈應聲而亮,照著蒼白的地板和墻壁。掏出鑰匙,我半天找不到鑰匙孔,好不容易才打開門,總算舒了口氣,因為里面也沒有什么站在我面前。迅速關好門,反鎖,才往里走了幾步,我就突然感覺腿發軟,頭在暈眩,眼前也是漆黑一片,大約3秒鐘之后,我的房間地板上傳來一個重物落地的悶響聲。

熱門文章
上海天天彩选四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