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!

午夜阴差散文

散文 时间:2018-10-19 我要投稿
【www.71164525.com - 散文】

  失眠睡扰我,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,晚上到一两点才能入睡,早上又在7点左右就会醒,白天在一段时间会特别困,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以前白天还喝点茶,现在都改喝白开水了,更别说咖啡等兴奋性饮品。但是我又不想借助药物来改善它。我想过一阵子就会恢复过来的。

  开心地周末总是过得会比其它时间要快,感觉睡觉起床吃饭上网吃饭上网睡觉一天就过了,今天星期天也是这样一飘就过了,下午心情不错,就想弄点平时没做过的东西尝尝,所以,买茄子瘦肉的同时,买了萝卜干和鸡蛋,后面那个菜是以前在深圳一个汕头的朋友做过的,吃过一次,感觉很好,于是就学着做做。晚餐与以前不同的菜害得我多吃了一些饭。当然,第一次自己做萝卜干鸡蛋饼,也吃得挺多的。

  因为萝卜干盐多,所以,晚上就喝了挺多水的。上网到11点,考虑到明天周一要上班,而且计划拜访的客户比较多,要早起,就跑去冲凉了。(有时候人会在特定的时候会?#24515;?#21517;的惊悸,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这种经历)冲到一半,突然想起了前些天看到的客厅的那个?#30333;印?#26412;来这个时候用温水就刚好了,可是想到“她”的时候,虽然身上洒着热水,去仍有一层鸡皮疙瘩。用最快的速度冲掉全身的泡沫,同时祈祷客厅里千万不要又有什么。

  我用手轻轻拧开?#35789;?#38388;的门,透过门缝,我看到……

  客厅的沙发上除了我的文件包,什么也没?#23567;?#25105;松了口气,然后对着?#35789;?#38388;镜子里的自己叫了一声“胆小鬼”。

  在客厅看了会报纸,头发和身上的水汽差不多干了,我就熄了灯跑回房间睡觉了。睡前看了一下手机11点36分。

  大约10?#31181;?#36807;去了,突然听到楼上?#35828;?#19968;声响,好像什么重物掉在地板上。

  大约又过了10?#31181;櫻?#25105;发现一个可怕的问题-----我的大脑完全清醒,这意味着我又可能会失眠了。

  我仍努力着,闭上眼睛开始数数“一颗种植体,两颗种植体,三颗种植体……五百零八颗种植体”天啦,地呀,我实在数不去了,可能数到五千零八颗?#19968;?#26159;清醒的呀。

  这个时候问题又随之出现了-----数了这么多数,?#21448;?#26202;餐的咸萝卜干鸡蛋饼,感觉口很渴,而且有点苦。于是起床倒水喝,按了半天,饮水机没有水出来,怎么回事??我一边纳闷,一边打开灯,发现,原来桶里面没有水了。晕死!!想到楼下的7-ELEVEN营业到凌晨4点多,于是就去找被我扔在一个盒子里的那个便利店的外卖单,结果翻了一个遍也没找见,没办法,我只?#20040;?#19978;衣裤下楼去。

  出门时边走边想喝什么好,对了,因为口渴口苦,可以喝一点我平时比较忌讳的可乐(特别渴的时候我一般还是会选择它的)。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儿,电梯好像一直没有动,这时我才想起来,原来进了电梯一直在想喝什么好,忘了按“1”这个按钮。到了便利店,我拿了一瓶最冻的,还没买单就迫不急待地打开爽了一口。买完单,我随意看了一下小票,时间是12点47分。

  走出店门,挺爽的,平时没感觉到,原来口渴的时候有水喝也是一件幸福的事啊,哈哈。

  滴卡,开门,按电梯,习惯的动作,很连贯。平时电梯门口的灯都是亮着的,今晚好像只有一盏,而?#19968;?#23567;幅度地一闪一闪地。我也没在意,走进电梯,斜靠着电梯的镜子那一面,边喝水边看另两边好像是新换的广告画。就在电梯的门要关上的一刹那,两个人鬼影一般闪了进来。其中一个按了一下顶楼的按钮之后,两个人就在电梯门口一边一个站着,互相也不说?#21834;?#25105;很自然地打量着他们两个,发现他们两个长得差不多,都是瘦高体型,脸瘦长瘦长的,不好意思一直盯着他们看,所以,没有注意看他?#33540;?#30555;。但又发现,他们的脸格外的苍白,难道是白炽灯的原因??我看他们两个都是这样,就想看看自己是不是也这样,于是,?#19968;?#22836;照了一下镜子。

  那一刹那,我发誓,如果能预感,我宁愿喝生水也不去买可乐,如果能预感,就算扭我的脖子我也坚持不回头,但是,我忘了?#35789;?#38388;那几秒钟的莫名惊悸,也没有更多的预感,有的,只是喝上冰冻可乐的快?#23567;?#25152;以,我下楼了,所以,我进了电梯,所以,?#19968;?#22836;照了镜子。

  那一刻,我感觉脑子轰地一下,一股热血冲了进去,毛发根根直竖,手脚冰凉,大约在4秒钟后,另外一种感觉又出来了,大腿的肌肉在跳动,我的整个人随着它们一起跳动着。从发丛渗透出来的汗顺着额?#39277;?#33853;到我的眼角,我没有用手去擦,因为那一刻,手脚早就不听使唤了。僵在那里的我,在这种时候居然用模糊的意识想到了《狼图腾》里的一句话,“人死了,魂就会飞到腾格里那里?#20445;?#25105;的魂会不会飞到那里去呀?

  镜子里,只有我一个人的?#30333;櫻?#20182;们两个竟然没有?#30333;櫻浚?#25105;对着镜子,不?#19968;?#22836;(换了是你,你?#19968;?#22836;吗?)

  过了好久,我觉得电梯好像没有动,而且一直这样对着镜?#21491;?#19981;是办法,就硬着头皮斜着眼睛瞟了一眼后面,天啦,后面和镜子里一样也是什么都没有,?#19968;?#32531;转过头,生怕像电影里一样,突然在头顶上面倒悬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或者手哇,脚哇什么的。还好,电梯里,除了我,那两个瘦瘦高高的“人”已经不见了,他们是怎么出去的?什么时候出去的?#23458;?#20840;不得而知。回过神儿,发现电梯还停在顶楼,我伸出还有一些颤抖地手按了一下17,电梯缓缓启动,向下沉着,我的心跟着往下掉,也在祈祷着,呆会开门时,不要又有什么站在我面前吧。

  “轰……”门开了。

  外面黑乎乎的,走廊的灯是熄着的,我大声地咳了一下,灯应声而亮,照着苍白的地板和墙壁。掏出钥匙,我半天找不到钥匙孔,好不容易才打开门,总算舒了口气,因为里面也没有什么站在我面前。迅速关好门,反锁,才往里走了几步,我就突然感觉腿发软,头在晕眩,眼前也是漆黑一片,大约3秒?#21448;?#21518;,我的房间地板上传来一个重物落地的闷响声。

热门文章
上海天天彩选四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