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!

项链课堂教案反思

教案 时间:2019-03-29 我要投稿
【www.71164525.com - 教案】

  同学们,今天我们学习小说单元《项链》一课。我边说边板书课题。(复习相关知识和作品,略)今天我们学习的《项链》中,莫泊桑又会告诉我们一些什么呢?#35838;?#32473;同学们设置了三个学习要点:一是了解人物、情节、环境之间的关系,二是欣赏精妙的情节构思,三是通过对主人公玛蒂尔德的分析,获取一些人生启示。

  我问:“大?#19968;?#35760;得小说的三要素是什么吗?”

  学生随声答道:“人物、情节、环境。”我随学生的回答写着板书。之后,我追问:“这三要素是什么关?#30340;兀俊?#23398;生好像不太明白,我便改变问法,说:“哪一个要素在小说中占有最重要的地位呢?”

  多数学生木然,少数学生轻声嘀咕着,有说情节的,有说人物的。看着学生一头雾水,我笑一笑说:“李老师曾看过一个纪录片。一个导演根据剧情需要招一个群众演员。有个做梦都想做演员的青年,欣然前来应聘。导演问:‘小伙子,你爱看电视剧吗?’‘是的。’‘你在看电视时是关心情节的发展还是人物的命运呢?’导演继续问。‘当然是情节的发展!’那青年不假思索地回答。导演笑了笑说:‘小伙子,回家多读点书,以后有机会再来应聘吧。’从这个故事中我们不难体会出,艺术家们在塑造艺术形象时,总是把人物的塑造作为核心,那情节、环境与人物的关系是什么呢?#35838;?#35748;为,情节是人物展现个性的舞台,而环境则是人物展现个性的时间与背景。因此,情节的构思与环境的描写最终都是为塑造人物服务的。”

  说完,我分别在“情节”与“环境”两词上打了个指向“人物”的箭头符号。看见学生们脸上的迷雾顿然消逝。我接着说:“明白了小说三要素中人物是最核心的要素,那我们来看看《项链》中的主人公玛蒂尔德是个什么样的人物。”

  我要求他们试着用最凝练的语言来概括玛蒂尔德的个性特点。

  邻座学生相互讨论,最后选用了八个字来概括。(板书:贪图享乐、爱慕虚荣。)

  接着我说:“在这么一个贪图享乐、爱慕虚荣的女人身上,可能会发生一些有趣的故事。究竟发生了什么呢?”引导学生提取出四个关键情节,板书:借项链—丢项链—赔项链—假项链。讨论情节上的特点,归结出八个字:起伏跌宕、出人意料。然后我又引导大家分析情节中的四次跌宕,找出为后文“假项链”所做的三次细节铺垫,对学生说:“优秀的小说?#36824;?#24773;节如何离奇怪异,如何出人意料,但它必须在情理之中,而不能胡编?#20197;臁?#20248;秀的情节是天衣无缝、无懈可击的。莫泊桑的《项链》就是优秀的代表之一。”

  然后,我要求大家进一?#25945;?#35770;:?#26696;?#25165;我们说人物才是小说的核心要素,可是,我们?#32622;?#30475;到莫泊桑在情节构思上煞费苦心,这是为什么呢?”

  ?#26696;?#25165;老师说过,情节是人物性格展示的舞台,因此,情节的优劣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小说人物塑造的成败。”一学生说。

  ?#20843;?#28982;小说的核心是人物的塑造,但没有情节就没有人物可言。”另一学生说。我表示赞同:“对,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”

  “小说作为艺术作品,它还必须有很强的可读性,就是要‘好看’。”又一学生说。

  我非常欣赏第三位同学的发言。我说:“这位同学的发言非常有见地。没人欣赏的艺术,那不是真正的艺术,小说要让人爱读,情节起着决定性的作用。”说完,我又引导学生向更深层的阅读推进:“不过,我认为,只停留于欣赏情节的读者只能算三流读者,能与小说中的人物感情发生共鸣,就是说,能够与人物一起悲喜哭笑的读者也只能算是三流读者。同学们心中的一流读者应该是什么样的?”

  有两位同学发了言,认为一流的读者不但能读出小说中人物的思想情感,还能读出作者寄寓在小说中的思想情?#23567;?/p>

  我肯定了这两位同学的看法。然后说:“李老师对这个问题有自己的看法,我认为一流的读者不仅能读出人物、读出作者,还能与人物和作者‘对话’,大家能理解我这里所说的‘对话’吗?(生大?#23478;?#22836;)这里所说的‘对话’,简单地说,是指在对作品的欣赏基础上,读者对作品进行再创作。譬如‘红学家’们之所以能称为专家,就是因为他们在研究的过程中,对原作进行了各式各样的再创作。今天,我们也来学着做一个一流的读者吧。”

  看着学生饶有兴趣地倾听和思考,我提出?#35828;?#19968;个问题:“玛蒂尔德的悲剧究竟是必然的还是偶然的?”

  大多数学生回答说是必然的,有少数学生说是偶然的。我先叫了一位说偶然的学生陈述看法。他说:“如果路瓦栽不拿回那张晚会请柬,如果玛蒂尔德不去参加那场舞会,如果在舞会上没有丢失那挂项链,他们夫妻俩就不会有十年的艰辛了。”

  我问:?#21834;?#24517;然派’的同学能驳倒这位‘偶然派’吗?”

  一位女生侃侃驳斥道:“玛蒂尔德的性格决定了她悲剧的必然性,因为这样的舞会是她梦寐以求的,在没办法买来精美的?#36164;?#30340;情况下,她的虚荣心必然要让她去借,在舞会结束时,又是虚荣心不得不让披着粗陋外?#30528;?#20154;笑话而慌忙逃走的她必然会丢三落四,从而掉了项链。”

  刚才那位“偶然派”同学像是很?#29615;?#27668;,便自个站起来反驳说:“你说的都是有了请柬之后的事。可是,如果路瓦栽没有弄到那张请柬呢?”

  课堂?#31995;?#19968;次出现了我最欣赏的场面———思想互相碰撞。但是,“必然派”的同学在“偶然派”的同学追问下语塞了,我趁机说道:“李老师也来说说自己的看法。得到请柬确实很偶然,丢项链这事也确实很偶然,就是这些偶然的事让她偶然地承受了十年的艰辛。但是,我还是赞同‘必然派’同学的观点,并为‘必然派’的同学补充两个理?#26705;?#20854;一,?#35789;?#36335;瓦栽永远没有得到请柬,玛蒂尔德也会因为不能实现她狂乱的梦想而整天地‘伤心、悔恨、失望、困苦’,她的生活中没有开心没有快?#32622;?#26377;幸福,这本身也是一种悲剧;其二,就算她在舞会上没有丢失项链,但因为有?#35828;?#19968;次极大的满足,保?#27426;?#22905;以后会千方百?#39057;?#21435;参加第二次、第三次这样的舞会,?#27492;?#30340;性格,难免不会去结识某位上层人物,最后产生悲剧。所以,悲剧是必然的,问题只是悲剧用什么?#38382;?#19978;演。”

  看到同学们对这个问题基本达成了共识,我提出?#35828;?#20108;个问题:“有人说玛蒂尔德的悲剧是社会造成的,有人说玛蒂尔德的悲剧是她自己的个性决定的。大家认同哪种看法,或者你还有什么别的看法?请大家继续讨论。

  一位男生站起来就说:“我认为是社会。”

  我追问:“玛蒂尔德生活在什么样的社会?”

  男生说:“资本主义社会。那是一个到处充满铜臭的金钱社会。就是这样的金钱社会腐蚀了玛蒂尔德的思想灵魂,让她变成了一个贪图享乐、追求虚荣的女人。”

  一位女生接着说:“我认为两者都?#23567;?#37329;钱社会促使她形成了爱慕虚荣、贪图享乐的性格,有了这样的性格,难免在生活中发生悲剧。”

  我说:?#21834;?#20154;之初,?#21592;?#21892;。’人生下来其实是一张白纸。后天的性格必然受到生活环境的影响。从这点出发,我是赞同前一位同学的‘社会论’的。但是,是不是只有资本主义社会才会?#26032;?#33922;尔德这样的悲剧人物呢?#35838;?#24819;,社会只是一块供人生长的土壤,每个人都是一粒种子,可能长成参天大树,也可能只会长?#19978;?#32420;细草。如是而?#36873;?#21478;外,给玛蒂尔德做女仆的女人也没有像玛蒂尔德那样去追求虚无?#20301;?#30340;生活。由此,我以为决定玛蒂尔德悲剧命?#35828;?#26681;本原因应该是她的性格。”

  我以发言者的口吻说完了以上这?#20301;?#21518;,说:“如果大家同意我的看法,我们?#29615;?#26469;做一件好事,为玛蒂尔德重新塑造一?#20013;?#26684;,让她不再有小说中的悲剧。”

  学生们很有兴致。一女生率先说:“我要让她学到一样本领,自己去工作,自己去赚钱,通过自己的?#25237;?#26469;换取她所追求的物质享受与精神享受。”

  我接着女生的发言说:“你的发言让我想起了英国小说中的一位很光辉的女性形象,她叫简爱。简爱是一个其貌不扬的矮小女人。但她一直力求自?#31216;?#21147;,追求爱情的纯洁。确实如刚才同学所说的,如果我们把玛蒂尔德塑造成这样的人物,她的悲剧就不会产生了。其他同学还可以为玛蒂尔德塑造出别的性格来吗?”

  一女生说:“可以让玛蒂尔德安于现状,正视现实,眼光朝下看,虽然没有堂皇的大客厅与散发香气的小客厅,但毕竟自己还请得起一个小女?#20572;?#34429;然吃不起鱼翅,但还喝得起肉汤。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嘛。”

  我接着她的话尾说:“是的,如果社会是一座塔的话,上流社会的人生活在塔尖,但那是极少数,而塔底才是绝大多数的平民。这样一想,心态就平和多了。”

  讨论完这个问题,我又推出了另一个话题:“在小说中有这么一?#20301;埃骸?#20154;生是多么奇怪,多么变?#26790;?#24120;啊,极细小的一件事可以败?#30340;悖?#20063;可以成全你。’你们认为项链的故事是败坏了玛蒂尔德还是成全了玛蒂尔德呢?”

  一位男生率先抢言道:“项链的事是败坏了玛蒂尔德。”一位女生却提出了相反意见,她说:“经历了项链的事,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比过去更为可爱的玛蒂尔德。过去的玛蒂尔德只会成天?#20004;?#22312;对上层社会生活的幻想中,而现在的玛蒂尔德变得更为现实,成了一个吃苦耐劳的妇女。”

  另一女生也说道:“我也觉得是成全了她。我们从项链的故事中看到了她诚实、有责任感的优良品质,这是一个更为现实、更贴近生活的女人。虽然她显得老了,但给?#35828;?#24863;觉是更成熟、更可爱了。”

  我赞扬了三位同学共同的优点,那就是都能为自己提出的观点找到充足的理由。然后作了一个特别提示:“很多问题确实只能是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可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能为自己的观点找足依据,要能自圆其说,最终让人信服。”

  一位女同学站起来说:“我认为项链的故?#24405;?#36133;坏了玛蒂尔德,又成全了玛蒂尔德。”

  听到这位同学如是说,我非常高兴,欣赏地说:“很好,这是我们这节课上思想的又一?#38395;?#25758;,希望你能碰出些耀眼的火花来。”

  她说:“从她饱尝十年的艰辛来说,她是悲剧人物。但后来她能勇敢地面对现实,让我们看见了藏在玛蒂尔德骨子里诚实、有责任?#23567;?#19981;再爱慕虚荣等优良品质。从这个角度说,项链事件也是成全了她。”

  听完她的发言,我不禁赞叹道:“我们经常说要多角度思考问题,要多层面认识问题,这位同学为我们做出了表率。”然后,我又问大家:“如果你面对还完债的玛蒂尔德,你会对她说点什么呢?”

  教室又热烈讨论了起来。(李锡琴)

  ?#28304;?#35838;的评论

  对话与训练的?#25442;?#28857;

  阅读教学方面的对话理论已经为人关注许久了。这次读到的两个教学案例,比较好地体现了对话精神,值得深入探究。

  雷其坤老师教《庄周买水》,利用多种相关信息,一步一步地“披文以入情?#20445;?#23457;视课文的精神内蕴,并援引作者的解说性文字来开掘对?#21543;疃取?#26434;文具有笔法灵活、取材自由、论述生动等特色。刘征先生的杂文立足于当代,旁征博引,妙趣横生,思想的锋芒又非常犀利,直指重大的思想文化命题。他说:“文章的主题不止于讽刺不正之风这个大家习见的较浅的层次,而掘进到广大?#20064;?#22995;的艰难、忧虑和期望,以及他们对甘霖久望不来的强烈不安和知其必来的坚定信念。”这个基本立意,经由雷其坤老师课上环环相扣的教学进程,逐步彰显出来。印发王松泉先生的文章片段,起到了引发和催化的作用,使学生的视角转移到了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感的失落与回归方面———这是对话的进一步深入。雷老师向学生提出?#21543;?#20551;于人”的要求,并辩正地分辨了“假”与“择善而从”、独?#20889;?#35265;的关系,告诫学生要放出眼光拿来、沉下心去辨析和取舍。

  我想,这个过程,可以概括成语文阅读教学的对话过程,也就是信息的有效吸纳和妥善处理过程。涉及两组概念?#28023;?)文本(课文)。当以文本为“本?#20445;又?#20026;基本信息,或者叫元信息。(2)围绕文本选取的相关资料,即派生信息,或者?#20889;?#23646;信息,涉及一个重要的阅读教学观念———对话。这似乎是课堂教学的主流,是呈现在表层的活动现象,其深层的精神酝酿和孕育,应该循着与文本及作者的对话的轨道进?#23567;?#21457;展、提升。语文教师备课、讲课,面临双重的教学需求:一条线是与文本及作者对话的应有深度,另一条线是本课语文阅读教学的训?#20998;?#28857;。这?#25945;?#32447;的?#25442;?#28857;,即教学要义之所在,二者是缺一不可的。雷老师的这一课,具体讲,发掘其立意及这个“意”带给读者的启示,这是头一条线;以这篇杂文为例子,教给学生阅读的方法、引导学生进入阅读的更高层次(如?#21543;?#20551;于人”、选取和处理相关信息等),这是另一条线。本课的教学重心,设置在这?#25945;?#32447;的比较合理的?#25442;?#28857;上,于是就成了一节成功的语文阅读课。

  前不久,有研究者提出,课文不只是“例子?#20445;?#36824;应该是“引子?#20445;?#24341;出更多的学习内容。这个说法,我觉得有启发的意味。建议雷老师将自己备课、选取相关资料的过程,以?#21834;吧?#20551;于人”的学习经验,系统地传授给学生,放手叫他们也这样做一做,这样,或许有望看到更为开阔和实在的教学?#23548;ā?/p>

  李锡琴老师教《项链》,除了在对话与训练的?#25442;?#28857;上,将教学这篇文章作得比较充实之外,突出的特色还在于“亲和力”。教与学、知识与能力、语文训练与精神涵育,能够融?#31995;?#36825;么自然,这么少留痕迹,很少见到。我认为,语文课的读写教学,最高境界是和?#22330;?#33258;然。这不是一时一地、一文一课的偶然显现,而是长期磨合交流的必然呈现。语文课?#31995;?#36825;样和?#24120;?#24212;当作为语文教师每一课的自觉追求。

?#35753;?#25991;章
上海天天彩选四官网